和平抗议 ≠ 公共危险、妨害公务、污辱官署_发表文章网

和平抗议 ≠ 公共危险、妨害公务、污辱官署

2020-03-18 246人围观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荣23日因举双手向总统车队大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当场被台北市大同分局逮捕,以刑法第185条第1项「壅塞道路的公共危险罪」、135条「妨碍公务罪」移送台北士林地检署,但检察官认为他的行为不构成这两项罪,当天晚上10点30分将徐世荣请回。

和平抗议 ≠ 公共危险、妨害公务、污辱官署昨(24日)多位刑事法教授、学者举行记者会,谴责警察逮捕和平抗议民众,是滥用刑事诉讼法的强制处分,而这项违法逮捕已构成刑法上「妨害自由与强制罪名」,呼吁检调应开始侦查起诉滥行逮捕的国安单位及警察人员。

徐世荣在记者会中谈及被捕过程,强调他主动配合警察执法,原本在塔城街封锁线内,随后退到左边长安西路封锁线外。但警方坚持封锁线包含整条长安西路,要求他离开。他虽觉不合理(因长安西路车流照常通行且警方说法前后不一),在原地坐约10分钟后主动撤到长安西路另一边的骑楼。

当马总统离开卫福部,车队从搭城街右转长安西路,徐世荣走向前,隔着一整排警察的封锁线外高举双手大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随即被捕。

他强调,当下感受到警察非常紧张,压力很大,担心一旦处理不好会受上级处罚。而多数警察对他很礼遇,例如当一位警察将他强力往后拉时,有一位警察当场说:「 你怎幺可以那幺粗暴」,他特别谢谢那位警察。

他说,警察并不愿用这种方式对待民众,但因上层压力不得不做幺做,「我要请离人民已很远的总统、江院长, 尊重警察的执法权」。

和平抗议并不构成公共危险 、妨害公务、 汙辱官署等刑法三罪

中原大学财经法律系副教授徐伟群,代表20位刑事法教授声明,民众和平抗议行动并不构成刑法185条「公共危险罪」、135条「妨害公务罪」、140条「污辱官署罪」。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以现行犯逮捕抗议民众,已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且侵犯宪法保障人民的言论自由,使台湾回到戒严时代。

另外,民众在管制区内抗议是否就应被逮捕,徐伟群表示,《特种勤务条例》虽赋予国安局维护总统、 副总统等人安全而划出安全区,但执法人员应公平合理考量人民人身、居住自由,昨天逮捕管制区内民众已违反此条例规定。

元贞法律事务所律师翁国彦认为,「如果连这样都要认定是妨碍公众往来,那不客气讲,今天马路併排停车也违反公众往来,请问警察是否要依公共危险罪逮捕?这很明显是警方权利滥用」。 不只马总统、江院长要说明执法标準是什幺,做决定的人要出来说明、负责、且追究执法真相。

世新大学法律学系教授张嘉尹表示,从2008年陈云林第一次来台警察暴力执法 以来 ,一直在曲解警察执行法、社会秩序维护法、集会游行法,且执法已逾越必要界限,这是全面性压制言论自由 。

张嘉尹说, 徐世荣的和平表达方式体现台湾人民的纯朴善良, 他只是要表达政府对大埔事件的不满,也希望总统听到,这是正常民主国家的正常言论行使,竟然被扣以「公共危险」、「 妨碍公务」,这是曲解法令、更是违法执法。

张嘉尹表示,当然很谢谢辛苦的警察为人民维持秩序,但对于曲解法令这点,基层警员要反省,不要沦为共犯结构的一环。

政府单方面摧毁契约  人民有权行使抵抗权

徐世荣强调,宪法是政府与人民签订的社会契约, 如政府单方摧毁契约, 人民有权行使不服从、抵抗权。他呼吁各界用理性、和平、非暴力方式表达内心不满。

台北大学不动产与城乡环境学系副教授廖本全表示,回到事件本质,农村阵线线针对大埔案提出四项要求:「道歉赔偿、地归原主、彻查弊案、立即修法」要求政府在8月18日拆除大埔四户一个月前正面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