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民法庭判定违反「反人类罪」 印尼政府:判决无拘束力、不_发表文章网

国际人民法庭判定违反「反人类罪」 印尼政府:判决无拘束力、不

2020-03-18 802人围观

7月20日海牙国际人民法庭(The International People's Tribunal,IPT)判决印尼政府在1965年剿共大屠杀中犯下的残酷罪刑为「反人类罪」,建议印尼政府开始调查真相、究责,以及向受害者及其家属道歉、赔偿等转型正义。但印尼官方发表声明,强调该法庭没有法律约束力,因此不予理会此一判决。

触犯反人类罪 英美澳也是帮兇

1965年印尼爆发「930政变」(G30S),时任将军的印尼强人苏哈托(Suharto)领导军队镇压,迅速认定印尼共产党(PKI)为策画者,并展开大规模肃清。在政府与军方主导下,约有50-100万共产党员、左翼分子及华人被凌虐杀害、丢入河中,许多印尼民众也受煽动而加入杀人行列。

国际人民法庭判定违反「反人类罪」 印尼政府:判决无拘束力、不戴万平将以亲身走访历史现场的经历,深入探讨东南亚的血腥历史和对未来的痛苦追求。(苏哈托于1963,取自wiki)

7月20日,IPT 1965的首席法官、南非大法官雅库布(Zakeria Yacoob)终于宣判,印尼政府当年触犯「反人类罪」,认定至少40至50万印尼人遇害,约6万人还蒙受了囚禁、酷刑和性侵等虐待。并呼吁印尼政府调查、惩处加害人,并对受害者家属以及倖存者进行赔偿。

法庭还认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也算是这起悲剧的帮兇。当年正值冷战之际,美国不仅向印尼军方提供武器,还提供了数千人的印尼共产主义分子名单。英国和澳洲媒体,也向国际社会传达印尼军方「英勇反共」的宣传。

印尼、澳洲:规约没有效力 拒绝接受

但7月21日,据法新社报导,印尼政法与安全统筹部长潘才旦(Luhut Binsar Panjaitan)潘才旦声明,「屠杀与否不关他们(IPT)的事,他们又不是我们的上司。」印尼外交部发言人纳西尔(Arrmanatha Nasir)也说,IPT根本没有法律约束力,所以印尼没有义务遵循法庭的建议。

澳洲外交部发言人同样拒绝接受此一判决,半岛电视台(AlJazeera)报导,澳洲宣称IPT不是正式的国际法院或法庭,而是非政府人权组织」,因此拒绝承认曾在该屠杀中扮演帮兇。

事实上,反人类罪的法源是来自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e Court, ICC)于1998年订定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根据该规约,只有缔约国才会受到其制定的法律限制,印尼的确不在124个缔约国之列。但澳洲已经签署也批准了此规约。

真相长年埋藏 短期难以平反

苏哈托自该场大屠杀后一直牢牢掌权,并透过教育和政治宣传手段,将受害者全部打为叛国共产党,还推崇参与杀戮的军方与民众,受害者遗族也被贴上赤化标籤,无法获得平等的就业与教育机会。直到1998年苏哈托垮台,倖存者和人权组织才得以开始奔走,希望洗刷冤屈,但印尼政府几乎不予理会。后来向国际法庭倡议多年后,终于成立「国际人民法庭1965」(IPT 1965)以替当年惨案釐清真相。去年11月10至13日举行庭审,先后有20多位证人出席,并全程在网路上直播。

而印尼民众近年也逐渐对这起事件有了些许认识,除了少数几场针对人权与屠杀的讨论会、研讨会外,2013年丹麦导演奥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以1965年屠杀为题材的两部纪录片《杀人一举》(The Act of Killing)和《沉默一瞬》(The Look of Silence)成功引起国际社会及印尼当地社会的迴响。两部纪录片也获得2014年奥斯卡(Academy Awards)最佳纪录片提名、第67届英国影艺学院(BAFTA)等70个国际奖项。2013年中苏拉威西省帕卢市(Palu, Central Sulawesi)市长也对当地受害者做出了正式的道歉,并在辖区内开始推动补偿专案。

《杀人一举》预告片

但是,儘管现任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在2014年大选期间曾表示,将不会逃避追求正义,今年4月也召开过关于该场大屠杀的研讨会。但后续仍然没能带起更多讨论,各地还是频繁出现右翼人士和伊斯兰团体的抗议,担忧共产党「捲土重来」。印尼国防部长雷亚库都(Ryamizard Ryacudu)6月2日更说当年的受害者意欲叛乱,所以是「死得其所」。

国际人民法庭判定违反「反人类罪」 印尼政府:判决无拘束力、不穆斯林抗议者3日于雅加达街头反对共产主义(美联社)

马来西亚人权组织「人民之声」(SURAM)董事柯嘉逊(Kua Kia Soong)指出,印尼在1965年的行动除了针对共产党分子更牵连所有华人,甚至在1969年马来西亚排华事件中,还鼓励马来西亚政府应效法印尼大肆清洗。柯嘉逊认为,东协(ASEAN)应该积极採取行动,以区域组织的身分,敦促印尼、马来西亚、缅甸等组织成员遵守国际公约规範,将正义还给各种反人类暴行下的受害者,并杜绝这类行为再次在东南亚国家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