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严选:最后的党国偶像_发表文章网

好文严选:最后的党国偶像

2020-03-18 958人围观

几年前,一位女性朋友正在台湾旅游。她在逛街时偶遇马英九扫街拜票。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马英九真人,为了得到第二次握手的机会,她在握手后奋力向前跑了近百米,然后再次站在马路边等待下一次握手。回到大陆后,她十分激动地告诉我,马英九是多么的绅士,甚至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也表现得十分得体,英语棒极了。据媒体报导,小马哥每次在宴会上吃相不雅或者忘记鞠躬时,都会遭到媳妇周美青狠瞪,这也被一些女生视为「好男人」的标誌。

与己无关,喜欢是一件很轻省的事情。因为国民党在台湾地方县市选举中惨败,这位许多人心中的政治偶像宣布辞去国民党党主席,人们都说他的政治生命到此为止。整个台湾,不分蓝绿,打开电视时,几乎人人都在批评他,也包括他的多位好友——他曾一手发掘并重点培养的立委吴育昇都在通过大陆一家门户网站诉苦,说自己是最挺马英九的人,当有一天他站出来分析马英九的问题,那一定是他执政出了问题。

批评马英九已成为显学,不骂的就不时髦,就像当年骂阿扁一样。当然,这一定律在海峡对岸并不适用——如果在大陆微博等社交媒体逛一圈的话,会发现小马哥依然人气爆棚,各种伪造的语录很受欢迎,以供七字党「钓鱼」和网友表达对有关部门不满时可以提供一些谈资。在大陆与台湾关係正常化后,台湾新闻很难登上环球时报头版并且让无数愤青扬言要跨海活捉林志玲的今天,「马英九」这个词彙仍然是流量保证。

第一次知道马英九是在台湾电视上,彼时,马英九刚当选台北市市长。在那个台湾人民的各项生活和事业都迎来解除戒严体制后的春天的年代里,靠选举获得上岗机会的政治明星也在享受着各种光环,人民称马英九为台北市民心中的「小太阳」。清晨,马英九在公园里奔跑,一路上和市民互动,那张没有皱纹的脸和微笑时露出的洁白牙齿,很容易让人想到那句最近屡被新华社等媒体提及的文章标题——「阳光打在你的脸上」。

这位深受建丰同志(蒋经国)喜欢,生长在戒严时期的国民党官二代虽然在从政的后半段经历过民意的检验,但其思维模式和成长经历充满了戒严时期的烙印,十分正统。马英九在其台北市市长任期内,曾上过《康熙来了》,除了接受小S花痴的提问外,马英九还在现场弹吉他,哼唱在美国留学期间学的乡村音乐,诉说自己是如何喜欢猫王。他回忆大学时和俄国留学生喝酒,就会想到黑龙江以东、乌苏里江等丢失的领土。

「忠党爱国」这一词彙已经深深地在马英九这样的根正苗蓝的国民党人身上打下烙印,这批蒋经国时期发迹的「政务官」身上多少都有些「蒋经国」印记。我访问过吴伯雄、江丙坤,谈及国民党时,他们眼神里总是充满自豪感。比如江丙坤在谈及他获得中山奖学金赴日本留学时,坦承他的价值观就是「忠党爱国」。在他们身上彙集了早期台湾政治人物发迹的诸多要素:从地方首长到「部会首长」再到党务高层,政治历练十分完整。但到了政治生涯晚期,参与台湾民主转型,但又因自身侷限与「果实」失之交臂,最后因有功于两岸关係缓和,在大陆获得人生最后的慰藉。

和上述国民党大佬相比,年龄更小的马英九等是台湾民主转型的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他们终究收穫到果实。在戒严时期,他们虽然身在体制内,但毕竟还没有像连战等人一样位居高位,解禁后又深度参与了早年国民党发起的政治改革。而且,因为接受过西方名校教育,加上台湾和韩国等亚洲前独裁地区政权属于冷战时期的产物,两蒋也曾自诩其统治地区为「自由中国」,他们整个价值观又趋近于欧美保守派,这让他们在党内显得十分开明。因此马英九身上的包袱比吴伯雄、连战等人小很多,到了台湾实现政党轮替常态化的年代,他们已经没有「体制内」的原罪,只有烙印。

在陈水扁和马英九执政的这十几年,台湾的政治偶像风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蔡英文、朱立伦、江宜桦、柯文哲等蓝绿政客人多少都有学术或者专业人士背景,都曾被称为政治素人,哪怕希望子承父业但还没学会如何当平民的连胜文,也鲜有政治经验。这和那些在以有功台湾经济腾飞、改革派(蓝营)、戒严时期的民主斗士(绿营)为标籤的老政客截然不同。

从这个意义上说,马英九和陈水扁更像是这两个世代政客的过渡时期的代表,最后有戒严时期印迹的党国偶像和民主偶像。马英九拥有极其良好的教育背景、流利的外语、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般的形象,加上没有连战那种公子哥的气质,给保守派的精英们带来了希望。而草根出身的陈水扁则代表着另外一种审美,就像一些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比如那些知名外语培训品牌的创建者,拥有出色的口才,自身努力成功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生经历,年轻时积极投身于民主这项伟大的事业。

但当政治人物成为偶像时,你对他的要求也变得与众不同,这些年马英九正在经受这样的落差。在已经有两位荣誉主席、三位荣誉副主席的国民党,马英九应该不至于眷恋这些岗位,因此未来卸任领导人职位后,没有政党职务,也很难在两岸关係的舞台上伸展。

政绩糟糕已经成为其唯一的标籤,虽然至今只要有讲话机会,他依然在强调自己有功于民——二代健保改革、大幅降低诈骗案件、两岸关係改善、免签国家从54个增为124个等(注:迄今年五月,已140国免签)。但这些似乎是他本应该做的,而且经济增长并不能达到预期——早在戒严前夕,新兴的中产阶级和新生代选民就根本不买「生活比过去更富裕」的账,何况是今天,如同他的偶像蒋经国一样克里斯玛式的政治人物是时代的特殊产物,再也一去不复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