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大学带头造假? 高教工会揭「学习型」兼任助理4大乱象_发表文章网

顶尖大学带头造假? 高教工会揭「学习型」兼任助理4大乱象

2020-03-23 714人围观

为平息长久以来兼任助理争取劳动权益的不满声浪,教育部2015年将校园内的学生兼任助理拆成「学习型」、「劳雇型」。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13日上午偕同台大、政大、师大、交大及阳明学生召开记者会,戳破部分顶尖大学让学生兼任助理「真劳动、假合意、假学习、假分流」等4大乱象,并呼吁教育部暂停「学习型助理」制度。

自教育部去年提出「专科以上学校强化学生兼任助理学习与劳动权益保障处理原则」后,许多大学纷纷祭出各种手段将兼任助理导向「学习型」职务,藉此规避劳健保成本、节省经费。

高教工会执行祕书:顶大兼任助理是「真劳动、假学习」

高教工会执行秘书高诗雯指出,许多大学透过要求学生签署「学习型」契约书、开设假课程等手段,掩盖兼任助理的劳工身分,「让工作看起来不像是在工作」。她说,从台大、政大、师大等顶大的学生兼任助理可发现「真劳动、假合意、假学习、假分流」4大乱象,不仅牺牲学生兼任助理的劳动权益,也规避雇主应该承担的劳健保费用。

台大工会秘书长曾稚骅表示,台大兼任助理分流虽採合意制,但有许多老师仍误以为学生纳保将减少计画补助经费,因此不敢聘任劳雇型助理;而所谓的学习型助理,工作内容其实与以往大同小异,只不过现在必须多绑零学分实习或填写学习计画书。

而为了鼓励「学习型」助理,各校祭出的手法也不尽相同。政大劳促会秘书长吕冠辉指出,校方开设服务课程要求学习型助理修课,做的事情却和工读生一样,为了减少成本,甚至运用行政干扰,让学习型助理一学期的薪资比劳雇型助理多出几千元,逼迫学生选择没有劳健保的学习型职务。

陈炳权:师大刻意提高劳雇型门槛

另一方面,师大则是刻意提高「劳雇型」助理门槛,藉此达到排除「劳雇型」助理的目的。高教工会师大分部副召集人陈炳权表示,校方规定每月工作40小时以内为「学习型」,80小时以上才能适用「劳雇型」,亦即每週必须工作5日、每日超过4小时,对于一般在校内兼职的大学生而言,根本不可能达成这个条件。

交大劳权小组成员郭彦伯则说,为免争议,交大校方不会干涉师生选择「学习型」或「劳雇型」助理,但在学习型契约中直接明定校方不具劳健保义务;然而劳健保属于强制险,只要提供符合《劳基法》定义的劳务,都不该被以切结书取消,他质疑,「为什么获得劳务提供的校外单位就要纳保,学校自己受惠就不用?」

高教工会批评,大专院校作为教育机构,本应带头推动劳动教育,落实劳动法令,如今却反过来教学生造假,变成恶质资方代表。他们呼吁,各大学应废止「学习型助理」制度,并要求劳动部应全面彻查违法滥用的情况。

教育部高教司长李彦仪则表示,劳雇型助理有一定保障,且不能低于最低工资;学习型助理则是学校为提供老师需求而设,校方对于学习型和劳雇型助理可以有不同需求或要求,教育部尊重学校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