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评:马英九真没说过「党产归零」…所以更惨_发表文章网

风评:马英九真没说过「党产归零」…所以更惨

2020-03-23 554人围观

马英九没说谎,他真没说过「党产归零」四个字,说这话的是与马英九交谊深厚的律师陈长文。陈长文在出任国民党产处理监督委员会召集人时,第一次会议如此建议,不过,在马英九为特别费案请辞党主席后的二00七年二月,陈长文同步辞去党产处理监督委员会召集人一职,四个月后投书媒体公开呼吁,「党产归零,走出历史」。

如果,马英九、以及自李登辉以后的历任党主席们,包括连战、吴伯雄、朱立伦,都能听陈长文一言,国民党当不至落到今日处境,甚至让现任主席洪秀柱抱着故宫、迁台黄金喊冤,却徒然招惹讪笑。

马英九两度宣示「清理完毕」之时间表

国民党产争议由来以久,李登辉愈处理资产愈庞大,连战愈处理愈複杂,还认列过李登辉任内政策性投资的亏损数百亿,不论如何处理,唯一不变的是社会批评不断,民进党骂声不绝,否则马英九在二00五年与前立法院长王金平竞选党主席席,马王的政见都得包括「党产」如何处理,马英九当时的说法是将循法律途径处分党产,处分所得优先安置离退党工,并检讨中央党部大楼的使用,王金平仅含蓄强调会保障党工的权益和生活。

风评:马英九真没说过「党产归零」…所以更惨故宫藏品当不了国民党产的救生圈。

马英九第一次当选党主席就任时的说法是,党产是资产,也是包袱,他将在深入了解状况后,提出明确的处理时间表,「务必在二00八年以前,就把党产清理完毕。」「清理完毕」和「归零」语意上应该仍有差别,因为在马英九的处理原则中,有争议部份待司法解决,无争议部份依法出售、信託或捐赠,至少「信託」而言,就不可能叫做「归零」,出售所得则优先用于安置离退党工,除了展现决心,还特别呼吁民进党不要恶意阻挠国民党出售党产。

二年过后,待马英九当选总统,第二次就任党主席时,他还强调党产处理只剩「最后一哩路」─交付信託的中投公司一项党营事业,马英九保证「年底以前,提出党产处理的最终方案,在处分中央投资公司后,除保留党工离退金与党务运作与发展经费外,剩余将捐作公益之用。」他宣示国民党未来的竞选经费以募款为主,不再经营任何营利事业。此时的「年底」是二00九年,然而,终其任内,党产处理就再无进度。

陈长文请辞示警,国民党无人闻问

国民党产危机发生这么早,而陈长文请辞发出的警示如此强烈,国民党却视而不见,若不是资产太诱人,就是权力糊了他们的双眼。陈长文在九年前的文章,即直无隐他之所以请辞,就是因为他对如何处理党产的态度与国民党立场不同,身为律师,他不但建议「党产归零」,甚至主张过去党产投资如涉及人谋不臧者,应即刻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并请求损害赔偿,而对于追回的款项,亦悉数作为公益之用。若国民党能听陈长文之言,当年甚且可以主动清算,哪里会落到七年后,让民进党政府找来另一位律师,对国民党产进行缴械式清算呢?

风评:马英九真没说过「党产归零」…所以更惨律师陈长文九年前即主张「党产归零」。(资料照/卢逸峰摄)

陈长文从情理法三个面向分析,就算并非于法无据,理上如何说服人民?情上如何平衡社会观感?这番话迄今适用,只是在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公布实施后,除非国民党声请释宪并得到违宪结论,国民党绝大多数资产有很大可能会得到行政院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于法无据」的认证,百口都难辩。

赶紧走出历史,别当废墟里的战废品

洪秀柱找来历任党主席共商,众口一辞,他们任内的处分都合法,争议部份都捐出,不过,不当党产委员会主委顾立雄都表明不排除约谈李登辉、马英九等历任党主席,顾立雄除了对李登辉毕躬毕敬不敢造次外,余者大概得做好心理準备,在他们手上处分的资产,可能一桩桩一件件都要逐一拿出检视并公布,套用陈长文的话,就算并于法无据,光是摊开来的政商交易网路图,在情理上如何平衡社会观感?历任党主席表明未来会在「有共识前提下,一同度过难关」,只能说,国民党自找或故意忽视的难关,终于到了非过不可的时候,不论有没有共识,一个也躲不掉。

洪秀柱别再抱着故宫和迁台黄金当党产的救生圈,即使当年蒋介石是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将之运抵台湾,不论故宫和黄金都是国民政府的资产,而非国民党的资产,洪秀柱激愤之言岂不坐实国民党就是窃佔国家资产的惯犯?蒋经国日记痛骂当年挂名海外资产却不归还的人,难道此刻的国民党还要做被蒋经国痛骂的人?再想一想,两蒋会让国民党霸佔资产,还是一切归于中华民国?回归迁台初心,国民党或许可以气平些。

事已至此,势不可逆,洪秀柱或许感慨悲愤于国民党在她手上一无所有,但是,历史转折或许因此开始,也看看民进党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平衡社会观感」,国民党该重读陈长文当年直言力谏,赶紧走出历史,万万别再窝在历史废墟里,自怜自艾当战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