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殖民统治集团打手的垂死挣扎_发表文章网

前殖民统治集团打手的垂死挣扎

2020-03-26 808人围观

前殖民统治集团打手的垂死挣扎

就让那些时日无多的前殖民统治集团打手多丢人现眼一会儿,让更多人看清楚过去那段历史的丑陋吧?(返校图片)

最近台湾岛上有一群人,为了捍卫自己每个月能够多领不义之财,不惜做他们过去最唾弃的上街头抗议,冲撞政府机关,甚至还祭出前无古人的排班绝食法(其他人的轮流绝食,是一个人绝食到倒下再换另一个,他们是每一组人固定一个时间,时间到了换手),明明是拿最多且坚持一毛都不能砍的人,却整天说自己是在捍卫拿最少且不会被砍年金者的权益。

任凭外界如何羞辱其言行或反驳其论述,这群人都不为所动,继续坚持自己的信念,继续以丑陋而可怖的言词攻击反对他们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者,彷彿这样的垂死挣扎,真的可以保住这群人在过往殖民统治时期靠着威权政府的恩庇所给予的不正当利益。

这群人的梦会不会醒,是他们的事情。历史上多的是死前都不肯悔改的恶者,忘了是谁说的名言,有些人只能等他们老死代谢殆尽,无法企盼其改换想法。

我们岛上这群高级退休军公教人员,在职时既然能为戒严时期的威权政府服务,自然不太可能懂得法治和公平正义,毕竟独裁威权政府统治间,独裁统治者的各种恶行都是靠着广义的军公教集团代为执行,从洗脑国民的教学计画之推动,到巩固国家秩序不容叛乱份子动摇的军警检调司法系统,再到遂行统治者意志的国家机器,独裁者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权,给执行独裁者意志的统治集团附庸不少好处,庞大的退休年金只是其中一环,其他还有各种各样的特权,像是子女教育补助、住宿补助,任用资格的各种后门(如甲等特考、省籍优势)等等。

当惯了殖民统治集团打手,误以为自己就是特权的化身是常见的事情,也因此从来不把台湾社会上其他人当成跟自己一样的人,那种无以名之的高人一等,也许就是这些人今天能够堂而皇之的上街要求保留自己所不应得的不公义特权。

这群人当初在任时,积极帮助自己的主子阻止「叛乱份子」将民主法治带给台湾,卸任后则是各种扯后腿的希望台湾垮掉(例如卸任将官频频到中国输诚),国家改革自然要阻挡,因为他们在任时就是阻止国家进步的最大帮兇。

的确,卸下工作的身分,这些人可能是某些人的好朋友或亲人,本质也不是坏人,只是在过去那个错误的体制下享受太多的特权,被灌输了太多错误的意识形态,而又已经老得无法改变,只能等时代的巨轮淘汰光这些人。

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他们自己所想像的那幺强大与了不起,特别是当越来越多历史的丑陋被揭开,特别是当他们为了捍卫自己不当特权的嘴脸透过媒体不断的放送出去,就连他们的年轻继任者都发现自己是被出卖与陪葬的一群,世人发现这是一群吸血的寄生兽,不在乎饲主会否死亡,只在乎自己能否吸饱吸满血液。他们所说的各种理由都是荒诞且能够轻易反驳的,就连他们自己未必都不知道,这群不过事前殖民统治集团的打手,在离开权力多年之后的嘴脸还彷彿自己仍然拥有特权,若不是良心早已泯灭,就是过去无法无天且无人能够制衡,才会与现实彻底脱节背离到如斯地步。

若不是现任统治集团坚持循民主法治原则改革,才能让这些人垂死挣扎,上街抗争。要是照这群人当年统治国家的手段,只要一只(即便是捏造的)行政命令就可以革去所有人的法律赋予的权利,甚至能将人命乡蝼蚁般捏碎给众人看,直接以武力镇压反对声音,哪容得了这些只贪图自己富贵而罔顾邻人死活的前特权统治集团的打手继续叫嚣?

这群人能够把上街抗争自己的特权被砍是因为民主已经落实民主,远离他们任职时的威权殖民统治,这是过去三十年来台湾社会最大的进步,却也是历史最大的弔诡。幸好,台湾已经是《返校》热卖而反年金改革抗争者零落的时代,就让那些时日无多的前殖民统治集团打手多丢人现眼一会儿,让更多人看清楚过去那段历史的丑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