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吹起寒风_发表文章网

台湾经济吹起寒风

2020-03-27 446人围观

台湾经济吹起寒风

年初春意盎然的台湾经济最近吹起一阵寒风。今年一到五月出口年减五.七%;五月外销订单年减五.九%,是近廿二个月以来最大衰退幅度。景气上月亮起蓝灯,本月稍微好转,但官民机构纷纷下修今年GDP预估值,而经济显现的疲态,令人忧心可能重蹈二○一二年GDP预估值连九降的覆辙。

景气循环本有週期性,一时的起伏不足为虑,然而,此次出口衰退的持续性、幅度与区域性,却反映出结构性崩坏的徵兆。而由数据检视,此一结构性因素乃是对中国的经贸依赖与红色供应链崛起。目前我国对中国出口金额占GDP比重约十六%,全球排名第二,而中国占我出口市场约四成,我对中国市场之依赖已然偏高,严重倾斜。尤甚者,一到五月我对中国出口衰退六.九%,而五月份对中国外销接单大幅减少,年减十一.六%,是连续第五个月衰退。诚然,我国对中美欧日东协五大出口市场亦多衰退,但原因却截然不同。其他区域纯粹是景气低迷,进口需求不振所致,但对中国出口的衰退,一方面固然也有景气因素,更重要的却是竞争对手出现,即红色供应链崛起,导致中国企业与中国台商大量採用其本地供应链之原物料零组件,降低从台湾的进口。换言之,我部分产品在中国市场与产业链消失,并非需求不足,而是被取代了。因此,纵然中国景气复甦,此种订单也不会重返。以我对中国的高贸易依存度,一旦对中国出口衰退,势必对我经济产生重大冲击。

论者或者辩称,我出口虽然衰退,GDP下修,预估仍有三%以上的成长,经济仍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然而,当前的经济成长係因进口衰退的幅度大于出口,导致顺差反而扩大,为GDP加分不小。但民间消费与民间投资低迷不振。这种不健康的经济成长结构,元大宝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梁国源称之为「失焦式成长」。 而我多数产业以出口为主,两千三百万人口不足撑起庞大内需市场,而房市、股市皆是虚拟经济,不能代表实体经济的扎实内涵。因此,台湾经济若要重现风华,扩大出口的质与量,仍是重要方向。

然而,目前我在五大出口市场都面临重大挑战。欧洲经济刚走出加护病房,需求低迷,欧元的重贬,对我出口更是雪上加霜,一至五月我对欧出口衰退十二.一%。日本一向是我贸易逆差最大的市场,近年安倍三箭促使日圆剧贬,我商品竞争力相形弱化,五月份外销来自日本订单衰退达廿三.八%,令人怵目惊心。部分东协国家近年成长力道强劲不输当年的四小龙,加上不论是美国主导的TPP,或中国带头的RCEP,均以东协为核心,形成一股新兴力量。我对东协出口近年亦有明显成长,可惜当年多数台商不重视李前总统主政时提出的南进政策,却选择西进中国,因此我对此一邻近区域缺少经营与了解,如今要扩大对其出口投资,仍有待多方努力。美国则是唯一景气确定复甦的国家,因此联準会几乎确定升息的时程与幅度,而我对美出口亦有五%以上的成长,显示我应重视此一消费力强的市场。

不必讳言,中国是我最大出口市场,但是,它已经由我海外主要生产基地,变成经济上的竞争对手。严重的是,它更是我政治上的敌人,经济上的依存关係已沦为其影响台湾的筹码。中国包藏祸心,不能依靠,且其本身问题重重,包括房地产泡沫、债务危机,经济疲弱,百病丛生,如今更製造出一个濒临失控的股市大泡沫,一旦破灭,恐将形成超级风暴。

由此观之,台湾经济的出路,在于降低对中国的贸易依存度,多元分散出口市场,以及扶植本土产业,与中国保持距离,才不会成为中国金融风暴受害者,但是马总统任期所剩无几,本身又具统派意识形态,只会强化而不会降低对中国连结,已经不可期待,只有寄望于竞逐大位者,抛开空泛口号,提出具体的政策方向与实施步骤,才能挑起台湾经济复兴的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