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专栏:汙损毛像与中共阻止耶诞节庆─中共与人民的战略相持_发表文章网

吴祚来专栏:汙损毛像与中共阻止耶诞节庆─中共与人民的战略相持

2020-03-27 544人围观

这篇文章还没有完稿,就看到中国大陆正在掀起一场中共主导策划的反耶诞节、挺「毛诞」的政治运动,中共主流意识形态把耶诞节名之为洋节、西方节日,通过组织民众游行还有中小学校学生宣誓活动,予以抵制,我们同时看到,抵制所谓洋节的游行活动中,一些人仍然高呼毛万岁的口号,而教师在课堂上,将圣诞老人与毛泽东进行欺骗性对比,认为洋老人的子孙就是八国联军,入侵过中国,而毛泽东则解放了中国人民、建立了新中国。

吴祚来专栏:汙损毛像与中共阻止耶诞节庆─中共与人民的战略相持中国西北大学反耶诞活动。(中新网)

毛泽东政治的阴魂不散,毛画像仍然悬挂在天安门城楼,它是一个政治象徵,标誌着中国大陆仍然滞留在文革状态,无法走出。

人道中国是一家致力于救助国内民主人士、维权人士的人道公益组织,由八九学运领袖之一周锋锁先生在美国三藩市发起成立,这家组织十周年庆贺活动在洛杉矶举行,当年砸毛泽东天安门城楼像的广场三君子之一喻东岳先生出现在嘉宾名单中,他甚至发表了一篇简短的英文讲演。

喻东岳的出现,复活了人们的广场记忆,而广场三君子的境遇,也引起人们的关注。

广场三君子的行为已载入史册,而民主运动与广场政治这样严峻的话题,却需要持续反思与探讨。

一、广场三君子言行更为激烈

儘管从湖南地方成长与工作,但广场三君子(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的关注社会与反对中共极权的言行,却与北京许多人士一样。北京的学生与参与民运的人们,会顾及一些策略与方式,考虑用中共可以接受的方式,或者通过对话的方式,第一步实现反腐败,还清廉政治于民,第二才是相关的政治诉求,譬如言论结社信仰自由,通过选举的方式改变中国政制,余志坚等三君子对可能是对冗长的运动过程没有耐心,或者在观念上并不认同。

到了北京,就得做一件对得起历史与自己的事情,五千年的专制必须结束,民主政治必须开始,而中共的政治图腾与象徵,就是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一时无法改变中共政制,但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终结中共的政治图腾,政治象徵符号。

三君子的行为,是三人行为或小团队行为,它是泛民主运动的一部分,但它不是广场民主政治的有机组成,或者说它并不符合广场民主的政治正确。

广场民主是和平的运动,更多的吁请当局回应学生与社会的关切,对反腐败、对政治进程的吁求。儘管和平的民运失败了,但这不能反证学生或民运人士是错误的。中共暴力解决广场民主运动,问题出在中共没有政治底线,也没有人伦底线,八九以降,甚至自中共成立至今,都是如此。

三君子的政治超越了广场政治,从历史或理论上看,也是政治正确,对于当时的学生与市民,极具震撼力。但对于八九民运与当时的广场政治,并没有起到重大影响。当然,包括学生与中共当局的所谓的对话,也并没有起到关键性的(正面或负面)作用。

三君子的行为,在今天看来,确实是先知性的行为,毛泽东的画像作为中共的政治崇拜符号,它一日不除,文革一日不会结束,不仅没有结束,而且正在燃起另一轮邪恶大火。经济实力加之大量的毛迷,以及西方政治形态对中共无形的压力,是中共掀起又一轮文革的政治基础。

吴祚来专栏:汙损毛像与中共阻止耶诞节庆─中共与人民的战略相持左起: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2009年在美国。(网路图片)二、 广场政治正确与三君子被捕

八九民运更多的自发性,当局说有境外敌对势力引导或支援,这是製造莫须有的敌人,而邓小平认为这场风波迟早会来的,无疑是说了一句真话。风波会来临,但必须通过屠城的方式镇压吗?必须通过杀二十万人,维持中共二十年的稳定统治吗?

毛泽东政治不被清算,中共不政治转型,学生与百姓争取社会变革的风波,必然会一波波地到来。

迟来不如早来,因为早来,这帮政治老人都还在,他们可以通过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中共江山,因为杀人劫掠夺江山、保江山,是中共政治老人们的政治习惯,保卫毛泽东思想与符号,使之成为中共的挡箭牌。

而广场学生们,在和平的旗帜下,政治正确是,不通过冲突性事件,给中共以镇压的口实,还有就是坚守广场,誓死捍卫和平示威的权利。

因为广场学生担忧一些突发事件会引发中共的镇压,所以,当三君子实施对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投掷油彩后,广场纠察队将三君子押送到派出所。纠察队的行为在当时就引发争论,后来,三君子遭受迫害,人们在普遍同情三君子之时,还是会批评甚至谴责当时的纠察队行为。

吴祚来专栏:汙损毛像与中共阻止耶诞节庆─中共与人民的战略相持「当三君子实施对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投掷油彩后,广场纠察队将三君子押送到派出所。纠察队的行为在当时就引发争论,后来,三君子遭受迫害,人们在普遍同情三君子之时,还是会批评甚至谴责当时的纠察队行为。」图为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警察。(美联社)

每一个人都在坚持自己的政治正确或行为原则,所以,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们很难说谁对谁错。

广场基本属于学生或民运控制範围,尊重既定的秩序规则,这是必须的,当纠察队一时无法判断三君子身份之时,让派出所去处理,也符合广场规则。

如果知道真相或支持三君子的人们蜂涌而去营救,使他们获得自由,是不是也是可行的方案?而员警如果以破坏公物罪,对其行政处罚(判处一定的罚金),而不是上升到政治反革命罪等重罪,也不是不可能。一切的根本是,民运失败了,当局需要替罪羊,最高当局需要捍卫他们的政治图腾物,这是造成三君子冤狱的罪魁。

认为三君子过激,或认为纠察队有重大过失,或者认为没有足够的人去派出所营救,这些都是非常枝节的话题,不足论道。

三、中共的政治图腾(毛像),旗帜,领袖三位一体

当年广场三君子,因为涂汙毛像而蒙受灾难性的迫害,余志坚先生因迫害而去世,喻东岳先生脑部重度受伤,无法正常思考与生活,中共为什么对一件可以轻处理的事件如此祭以狠手?

因为毛像是中共的政治图腾,毛画像、中共的旗帜,还有中共的领袖,三位一体,神圣不可侵犯。

从统治形态上看,中共是中国古代社会的一个朝代,它并不是一个新的政治文明体,这个朝代人们名之为红朝,它对传统中国朝廷政治的修正是,摆脱了血缘血亲政治继承制,而改用政治血亲,即,中共名之为红色传人,红色基因,红一代红二代,这样的政治血亲继承概念。

红色血亲政治,也会对自己的权力来源认祖归宗,马列是其远祖。邓小平就说过,马列主义的老祖宗不能丢。如果丢弃了,基因合法性就没有了。周天下的合法性是朝廷姓周,汉天下的政治合法性是天下姓刘,而中共政权的红色基因来源,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天下姓党。

吴祚来专栏:汙损毛像与中共阻止耶诞节庆─中共与人民的战略相持遭到颜料汙损的毛泽东画像(左,维基百科),工人们以绿色军毯覆盖遭到颜料汙损的毛泽东画像(右,「六四」回眸50图∕维基百科)。

中共无法告别自己意识形态的列祖列宗,所以,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率领政治局常委们到中共的发源起南湖红船宣誓中共的入党誓词,在捍卫中共原教旨意识形态的表像之下,是捍卫中共的革命性,捍卫中共领袖的核心地位,使中共不失其战斗性或血性。

毛泽东的画像对毛本人有什么意义?没有意义,但对邓小平、对习近平们,却意识重大,毛泽东画像背后意味着,中共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惜一切代价,国家与国民的一切生命与财富代价,都可以牺牲,唯有中共的政治图腾不容玷污,中共的政治旗帜不容倒下,中共的领袖核心地位不容侵犯。

在这个意义上,余志坚的命运,喻东岳的被迫害,就是一种必然,当时的学生纠察队即便不将他们送警方处理,他们悲剧性的命运亦无法逃脱,同时被绑在命运战车上的,不仅是天安门三君子,还有整个大陆国家国民。

学校的孩子们,仍然在被强行洗脑,不洗成脑残,中共不会放手,而只要挑战中共意识形态,或试图汙损中共的图腾与旗帜、丑化中共领袖者,也会重複余志坚们的命运。

如此说来,当年广场三君子汙损毛像的行为,是对中共发起的精神战争,而现在中共在耶诞节之际大规模派出警力,阻止各地百姓参与耶诞节庆祝活动,也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战争。

中共与嚮往自由民主的人民之间的战争,现在处于战略相持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