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专栏:谁不同意?请举手!党天下已成习天下_发表文章网

吴祚来专栏:谁不同意?请举手!党天下已成习天下

2020-03-27 313人围观

礼贤亲政的背后─忠心表态

全世界共同关注的中共最新的领导「集体」在会议闭幕后一天公开亮相,显然这不是一天的会议选举产生出来的常委集体,也不是十九大一周会议选举的结果,而是此前一个月甚至半年时间,政治元老与现任中共领导人之间的妥协的结果。只是到了这个时间点上公布,就有了党内合法性,也让这些参会的党代表们有某种荣光。如果提前一个月就公布了,还要这些代表来开会干什么?

近日中国主流媒体主动披露,在会议前几个月,习近平亲自找五六十位重要官员谈话,直接了解情况,或者说听取意见。看起来这是礼贤亲政,但实质是习核心连党内高层的民主都害怕,一对一的谈话,官员们只会敬畏最高当权者,只有表态忠心,才可能有机会「入局」。而只有无记名投票,才能真正反映官心或民意。就像这次党代会最后全体代表表决通过党章修正稿一样,举手表决,不仅同意的要举手,弃权的与不同意的也要举手(伴以高声唱票),这给反对者与弃权者以巨大的精神压力。人们对比文革时代毛泽东主持的党代会上举手表决方式(视频),几乎一模一样,这种公开举手,是公然玩弄民主与权术。

当江泽民又一次「意外」亮相于十九大主席团出席开幕式时,人们才意识到,为什么习的核心团队致力于在习的第一个任期里,决然地夺取了江的核心大位,把中共中央的核心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江泽民仍然是中共核心,那么,这位年过九旬的老者,仍然对十九大常委名单有绝对的决定权,习近平又会像胡锦涛一样,扮演中共儿皇帝角色。

人们也会想起,习当政之后,成立了十多个领导小组,相当于外挂的政治伺服器,或者相当于中南海建筑边上树立起的脚手架,因为常委与政治局委员还有整个中央体制,都是前朝元老的人马,习无法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志,所以只能新成立各种领导小组,来实施自己的权力。当然,习本人最大的努力目标已然实现,就是夺取了核心大位,在中共党内有了说了算的决定权,使中共十九大基本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召开与落实。

江泽民作为中共最高元老,仍然拥有一票之席,把韩正保入常委,使上海派系或自己家族理论上还可以安全五年,胡锦涛的政治影响力,体现在李克强与汪洋入常,但他们在常委中并无真正的实权,只是相对于韩正,可能要有更多的担当。也许他们还在继续「践行」胡锦涛的政治命运,苟且于权位,难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至高的权杖在习近平手中,而全国人大委员长这个「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领导权,在习的大内总管栗战书手中,人们不会忘记,八九民运之时,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极有可能挑战邓小平的政变,但最终屈服于邓的强权(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万里在法理上是可以宣布邓小平集团的政变非法)。现在习控制了军权与人大权,还有人事权,在未来五年甚至更长远的时间里,党天下毫无疑问成为习天下。

夺取新时代冠名权,以强示人

习近平不仅夺了江的核心权,还夺了他的「新时代」冠名权。

我们都知道,1997年青年歌手张也唱的那首走进新时代「改革开放的引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这首歌就是为江泽民献唱的。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开启或做大了权贵资本主义,它使中国「富起来」,但同时也因权贵盗国,使整个国家腐败不堪。这种腐败在其控制的胡温时代更加蔓延不可遏制。

习近平将毛时代视为站起来的时代,邓开启的时代包括江、胡时代,是富起来的时代,而自己的新时代,才是真正的新时代,新在什么?在「强」。它是富强的强、强大的强,还是强硬、强横、强暴的「强」?

过去五年,习对内对外,都示强于人,强力反腐,强力打压网路异见,强力维稳,强力安排自己人马上位,在侵犯人权方面,也显示其强暴,以至于国际人权机构认为过去五年,中国人权状况更加恶化。

众所周知的709律师迫害案,举世震惊,政治公安系统妄自设定一个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就让维权律师们下狱,以国家安全的政治案为由,不让见律师甚至让其失蹤,各级政府对上访维权者的迫害打压更加残酷惨烈,对网路与线民的管控,无所不用其极,正在用管理党媒体的手法,强硬甚至野蛮地管控社会网路与自媒体,还有香港铜罗湾书店案将黑手伸向司法独立的香港,又以涉嫌经济政变的宏大罪名,将肖建华从香港拘回大陆,每一个令世界震惊的案例,都在越过一道道法治底线,显示习时代的强权无所顾忌。

吴祚来专栏:谁不同意?请举手!党天下已成习天下维权律师也被迫要姓「党」。

对外也是以强示人,东海航空识别区,南海造岛,中印冲突,还有经济上一带一路,放弃了邓时代确立的韬光养晦的基本国策,认为中国应该通过强力的国际博弈提升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并以此获利,结果我们都看得见,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对内的强硬,成果「丰硕」,对外的强硬,处处碰壁,无论是南海造岛还是一带一路,都损失了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无法对国内经济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影响,国际影响更是负面不堪。

中共的经济是政治经济,在一方面製造「政治政变」这样骇人听闻的概念,以使富商大贾听党指挥,令其财富只能投资中共希望投资的领域,另一方面,通过经济管控,不允许投资者向西方国家投资,连居民投资海外房产也予以禁止,国人处理自己私有财产的权力也因此被剥夺,政治强权完全干预了经济领域的私生活。现在的投资,更多的只向一带一路开放,以满足习的宏大梦想。政治经济只要满足当政者的权力梦想,做大了一带一路,就成为他的成绩,至于会不会产生企业经济效益,那不是政治领导人关心的问题。

习的新时代,在所有领域都以强示人,恃权逞强,但他面临的经济危局,寄生于土地房产与世界工厂的经济崛起,正在日暮途穷,社会矛盾日益严峻,因环境生态保护与工业生产的冲突,又将影响数百万人的就业与生活,会广泛而持久地造成社会冲突,新疆管控模式是不是会强行推展到全国,下一个五年因此令人担忧。

习思想入党章,习时代将继续三十年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中国进入习时代,意味着习对中国的影响不仅只是今后5年或是10年,而是持续到2050年。此言不虚,习能不能成功掌控到2049或2050年,当然有变数,但它是习近平的中国梦,应该无人怀疑。

吴祚来专栏:谁不同意?请举手!党天下已成习天下十九大,三朝元老出席,将是「老人政治」的最后身影。闭幕,左起:胡锦涛、习近平、江泽民(AP)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或者说习近平思想写入中共党章,也是一个大事件。习在第一个五年夺了核心权,现在又获得了思想领域的主导权,一实一虚,抢佔到了中共权力与意识形态制高点。

习思想入党章,意味着习成为中共的教主,离精神领袖一步之差(退位之后,就可以当精神领袖了)。一旦奠定习思想的历史地位,那么,它就像毛思想那样「放光芒」、战无不胜,后面的继任者只能提一些观点或理论,象徵性的补充习思想,我们完全可以想像,未来的五年或十年,习信任的人马将布满中南海党政军要职,他的布局定在当年毛泽东之上,毛的可能接班人从刘少奇到林彪均被毛一一清除,最终选择的人马在政治与军事上都非常稚嫩,毛一逝世立即就被全员打倒,而习现在不设定接班人,在位之时可以亲自控制政局,退位之后,就用思想与亲信来控制政局,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志或满足持久的权力欲望。

在政治领域,它的影响力将是深远的,体制内异已者将更难撼动习的主导地位,权变与政变更为困难,习即使是五年后离任,也将成为幕后核心,对将来十年甚至二十年形成决定性的政治影响,行政权力也许难以终身制,但其核心权与思想领袖影响,可以非常久远。

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没有像前任领导那样内定设立未来接班人,这是其强硬的权力意志决定的,也给自己未来延续最高政治权力留下的想像空间。对于中共的权力安全继承,未必是一件好事。它破了邓开始的隔代指定,也不亲自指定接班人,那么,他退休之前,是不是会安排一次党内的政治公开竞选?

由此可见,习近平党权政治布局,用心何其险远。

这次中共十九大,三朝元老出席开幕式,这将是最后的政治老人影响中共政治,五年前后,老人们会一个个谢幕,或者没有任何力量干政,习的人马将排成梯队进入中央系列并布局各地大员,他在政治用心与布局方面,与毛泽东可以比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