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热”博弈“十八大”_发表文章网

“帝师热”博弈“十八大”

2020-01-16 163人围观

方应看:
在下一般原创为主。这次偶尔转载一篇。
英雄所见略同。在此问题上,我和朱先生观点类似。
实际也不止我们这一两个英雄。稍微客观一些的网友,都会有类似观点。
当然,朱先生文中那几位只是想当、自称帝师。他们那些建议,和他们对胡温的建议,有一丁点区别吗?没有。


我也想当帝师。纯义务的。关键是我能提出与主流精英们完全不同的建议:“适度向左转”“左转是过渡,最终实现三权分立这样的普世价值”。
论右转,如今还不够右吗?土地、资源,都快被卖光了。还能怎幺右?卖人?人是够多,十几亿呢,问题是西方不要呀。普世价值?对不起,35年来实际是倒退中。以前是95%的人口享有国家权力,如今是5%,这怎幺不是倒退?以前有大鸣大放大字报,罢工游行自由,今天呢?肯定有伪右说了:当年有批毛泽东的自由吗?
这就是抬杠了。如果有,那当年就是普世了。

我另一个独到观点:普世价值与左右无关。



朱健国: “帝师热”博弈“十八大”

“胡未走,茶已凉”

龙年七月,北京异常“流火”。非因三伏天到来,而是“十八大”迫近,“中央北戴河会议”在即,引得全国“帝师”云集京师,澎湃一种异常的“帝师热”。仅7月14日、15日两天,紧邻清华的西郊宾馆会议中心,就以18个会议厅召开了91场“学术专题论坛和圆桌交流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教授、博士、方士、隐士、游士、“战略家”和儒商,各立山头,“八仙过海”,异见奇思,百家争鸣。西郊宾馆一时“帝师”云集,热闹如战国时齐国国都的稷下学宫。
表面看来,这些“奏折讲学”皆聚集于“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会议”旗帜下,由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牵头承办,但每场会议中频频出现的“习近平”,让人们猛醒,这些“政治学术专题”的第一传播目标,多指向眼下的“王储”,百天后的“共主”习近平,可谓“翩然一群云中燕,飞来飞去‘习办’衙”!许多议题的主讲人直接“打开天天窗说亮话”:“我们这些观点就是要影响十八大!我们已与‘习办’有联系!”一些来自体制内外形形色色的“战略机构”的研究员,则穿梭于各会场,广而告之:谁有好方案,我们都可以正规渠道送达“高层”!并特别强调,非正规渠道送达“高层”的“奏折”,难以得到“合法化采纳”。大家心照不宣,此时所谓“高层”,概指潜邸“习办”——胡锦涛虽然还有百多天才交班,但在精英志士心中,早已“明日黄花”,提前下课了,而今英杰们已在心中让习近平提前登基——有奏折,只找习!这一“胡未走,茶已凉”,既是中国历代封建王权交接期的传统,更是胡和谐近年内政外交频陷危机加速使然。
“2012帝师热”,与古代“帝师热”的不同处,在于高度市场化、学术化,公开化,充满古为今用。

“习未到,势已热”

中国儒学研究会主持的一个《中华民族复兴的主导思想文化论》论坛,可见91场“学术专题论坛和圆桌交流会议”核心议题的共识背景:当今中国思想界已“国失其主,群雄遂鹿”,传统的马列主义早已丧尽人心,名存实亡,新立的“邓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或不成体系,或缺少正义,其实践皆不能服众——不少学者直言,所谓“科学发展观”只是一种工具理性,岂能作为指导中国人奋斗的价值观?!将工具理性误为价值理性,执政者思维之混乱庸俗,实为五千年未有!而国际上普世价值观又为当局坚决拒绝,于是中国自新世纪以来一直陷入“国无人君”(国无价值观共识)之混乱。正是此种贬价值理性的思想混乱,才必然地导致“全党整体腐败,全民道德滑坡,全国山河一片污,全国食品皆可疑”。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主讲《大国竞争和预防性外交》时,明确提到了习近平。其献策是要以坚持改革来应对中美竞争:“我们拿什幺跟美国竞争?大国之间竞争的根本是改革,改革是国家基本动力、是基本原则。谁改革谁领先,谁不改革谁落后。”阎认为今日中国改革最慢的是军队体系,建议应该立即变军区制为兵统制:“反观中国的军事改革,到现在还是军区制,这根本不是一个大国的符合军事现代化的制度,应该是兵统制。”其间不断委婉批评胡十年中断改革——“改革必须不断进行。中断改革、改革缓慢的国家,一定不能持续发展。只有改革才能有效应对变化带来的挑战。”
穿行西郊宾馆,人皆深感“习未到,势已热”。

用共生取代共产

7月14日上午,西郊宾馆会议中心6号会议厅举行的《第一届全球共生论坛》,算得“2012帝师热”中最具创新的一个理论体系。当清华大学着名社会学家、曾受毛泽东委托翻译罗素赠书《西方哲学史》的92岁的何兆武教授宣布:“第一届全球共生论坛现在开幕!——共生思想,就是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费孝通弟子、湖北社科院研究员、83岁的于真教授演讲其七十八万字的新着《共生论》(香港出版),疾呼“十八大”要让中国人走向“‘经济人’变‘共生人’”的新路!会后,于真即专程拜访毛泽东秘书李锐,向其赠送《共生论》,希望通过李锐向“十八大”传递用共生取代共产的新思维。
当深圳共生学者提出以“没有敌人,只有病人”化解人类对抗,用“‘健与疾’新理性更替‘善与恶’旧道德观”来根治“冤冤相报”、“以暴易暴”,来自美国、日本、印尼和台湾等地的近百名共生学人对其操作性进行了热烈争鸣。其后发布的《全球共生宣言》和广泛赠送的专着《中国:共生崛起》(“全球共生(香港)研究院”钱宏着),希望“十八大”以更包容的“共生崛起”升级暗藏专制与战争的“和平崛起”,“摆脱以对立、冲突和斗争解决问题的传统政治模式、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用共生价值观为一切现行硬道理导航,……走向共生的现代文明通途。”
旨在超越左右,超越马列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共生价值观,被一些“战略家”认为是最有可能“和平演变中共”的新思维。目前至少有五位省委书记公开在经济领域打出“共生”旗帜: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倡导创建了基于共生思想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提出了中部地区“共生崛起”的口号,将入中南海担大任的前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明确定义“生态文明以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继1998年出版《共生理论——兼论小型经济》之后,2008年又出版了更系统的专着《和谐与共生》;新疆自治区书记张春贤也表示充分认同“共生崛起”新思维。
新兴的“战略家”和帝师们相信,虽然《人民日报》近日连发“离邓归毛”左转的评论,但因反弹阻力之超大,仍可逼习近平行中庸,以“共生崛起”既冷却“科学发展”,也回避归毛返左。

“帝师热”是困境也是博弈

“2012帝师热” 绝非仅仅现在出现于西郊宾馆,而是一个孕育了五年的时髦。早在十七大确定新王储后,2008年出版界就流行“王者师”:《大秦帝师》、《帝师刘伯温》、《染指帝师》、《帝师传奇》、《仙朝帝师》、《帝师倾城》、《两帝师》等形形色色的“帝师传”前仆后继。以讲史学为主的央视“百家讲坛”,更被坊间称为“帝师讲坛”,传说“王储”和高官们非常喜看。
今年7月11日央视“百家讲坛”开播30集《大故宫》(第2部)后,主讲者阎崇年即被人认为在当“帝师”,所讲皆借古讽今,劝告当今“王储”。第一讲“正大光明殿的传位秘诏”,就告诫:雍正改康熙公开立太子为秘诏立太子大有好处。因为公开立太子,既让太子易滋生骄横,也让太子常受攻击陷害,更有提前结太子党形成“两政”,造成“天有二日”,朝中两个权力中心,国不得宁。7月17日,阎崇年又大讲雍正即位立即给全国总督、巡抚等各级官员分别下达11道紧急上喻:尽述各级官僚的贪腐行径,表明新政首先是厉行吏治反贪——意在上谏十八大开局便要真正反腐败取民心。7月19日,阎崇年又大讲乾隆皇帝的书房“三希堂”不到五平方,一个国土比今日还大达1300万平方公里的帝王,书房如此之小,是在昭示天下:节俭为官德!这显然在劝说十八大新主,要以“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来净化今日中共官场的穷奢极欲!
明眼人都知,“帝师热”再好,也是一种专制封建的产物,它折射了今日中国改革穷途末路进入死胡同。按说,应当以拼搏建立现代民主制度来根本解决。但是,若近期中国尚难以真正与国际普世价值接轨时,如果改革派的帝师胜出,真正能影响“朕”,出现一个“蒋经国”,也未免不是一种权宜之计——当年鲍彤对赵紫阳的帮助,就险乎成功。
且看“帝师热”如何博弈“十八大”。

于深圳 早叫庐
(《争鸣》2012年8月号)